小人物

 小人物     |      2020-02-06

杜周,字长孺,明清扬州郡杜衍县(在今湖南驻马店市西北)人,出身小吏,甚有能名。义纵任黄冈上大夫时,“以为走狗”,推荐她为廷尉史。他为张汤服务,汤赞叹之,官至都尉。受命查办沿边郡县因匈奴纷扰而损失的人畜、甲兵、仓廪难题。他在收拾进程中,严厉查究变成损失的权力和义务,很五人之所以被判死罪。由于她执法严苛,奏事称旨,因此获得武帝的赏识,加以援引,同减宣轮换任上大夫中丞十余年。 汉武帝时代,以执法严谨着称的,除张汤外,还也会有杜周、赵禹、王温舒、义纵、减宣等人,在那之中杜周尤为出色。 根据《前汉书》记载杜周出生于唐山杜衍县人,本来是岳阳御史手下的一名工作,通过巴结上级得利,受推荐给张汤,升为廷尉史。他职业专门看上司的情致。上司向往的人她就有意缓和罪状,上司反感的人她就加以打击。在他任廷尉职时期被关入大牢的人头大增,被关监狱的小时也延长。他的做法还面对武帝重申,任命他为尚书大夫,上涨到三公的身价。家资无数。他的多个年纪大的幼子都改为重大地段的监御史,调控沧澜江双边重地,并且和她俩的阿爸肖似残忍。独有少子杜延年为人忠诚。 杜周一直守口如瓶,面面俱圆,外宽柔而内深远,史称“内深刺骨”,比起那时候以严苛着称的其余部分“酷吏”,执法越发严苛。当上廷尉之后,“其治大放张汤而善候伺”,即擅长琢磨武帝的诏书,“上所欲挤者,由此陷之;上所欲释者,久系待问而微见其冤状”,以便开释。有人指摘她说:“君为天下决平,不循三尺法,专以人主见指为狱,狱者固如是乎?”这是商量杜周办案,不以法律条文为准则,而以国君的意在为转移。他回应说:“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着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此时为是,何古之法乎!”意思是,所谓法律,就是以太岁意旨为准。 诏狱的充实 武帝中期,严刑益严。杜周任廷尉时,秉承武帝上谕,极严俊之能事。每年每度二千石之上官吏(指约等于郡尉、九卿以上的臣子)因罪入狱的,前后达一百余名;加上各郡都尉和参知政事府、上士大夫府交付廷尉审讯的案子,每年一次不下生机勃勃千余起。每一同案件所牵连的人口,大的案子高达数百人,小的案件也是有数11人。办案奔跑的里程,近者数百里,远者数千里。案件既多,狱吏非常小概意气风发生龙活虎地详细审问,只得依照所告事实引用法令条文判罪,有不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的,便利用严刑逼供、逼取供状的措施来定案。于是,听他们说官府要围捕的人,都吓得逃亡藏匿。有的案件贻误十余年之久还没结束案件。这时指控的多给外人加上“死不足惜”的罪过,牵连到比很多少人,廷尉及香港市官府所属的拘留所所捕的人多至六三万人;加上执法官吏任性株连,有的时候多达十余万人。武帝所录取的臣子,则以其只是“诋严”而辛苦无能,诱致“官事寖以耗废”。对杜周则少有自然,讥刺其“从谀”,专以秉承上意邀功,取得高位。 杜周任廷尉数年,中间因事罢官,后又当上了主持京师治安的执金吾①,以“逐捕桑弘羊、卫子夫昆弟子刻深,国君感觉尽力无私”,天汉八年,升任教头大夫,太始二年病死。杜周为官大概参谋张汤,但远不及张汤廉洁。张汤为廷尉、少保大夫十余年,临终家产“可是七百金”。杜周初为廷史,唯有意气风发匹器具不齐的马,为廷尉、太史大夫十余年,“家资累巨万矣”。杜周子孙相继为高官,终隋代之世,簪缨不绝。

回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