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      2019-12-15

封常清出生蒲州猗氏,是唐朝著名帅领。封常清自幼家贫,父母早亡,随外祖父流放安西,后跟随高仙芝征服小勃律国(在今克什Mill西西边),还曾率军攻破大勃律国(今克什Mill巴勒提Stan)、安史之乱时抗击安禄山,曾经担当安西副都护、上大夫大夫等职。756年,封常清遭边令诚污蔑,被李漼以出兵不顺之罪处斩。人选毕生 陈年涉世 封常清是蒲州猗氏县人,他的外公因犯罪被流放到安西(治龟兹,今湖北库车)充军,肩负胡城(今哈萨克Stan奇姆Kent东)南门的卫队。封常清少年时便跟二叔生活在一同。曾祖父颇读诗书,常在城门楼上教他翻阅。在曾外祖父的点拨下,封常清学识广博精深。伯公死后,封常清无所借助,从此以后过着贫苦的生存。 毛遂自荐投军 封常清年过八十后,照旧默默无闻,便投到安西四镇少保夫蒙灵詧的手下人。那个时候爱将高仙芝担当都知兵马使,颇具技能,有贰遍出征,身边有三十多名侍从,何况衣裳鲜艳美貌。封常清也想成为高仙芝的侍从,便慷慨振作感奋向高仙芝投书意气风发封,挺身而出。但封常清的形象却百般差,不但身形细瘦,而且还斜眼、脚短跛足。高仙芝见到封常清后,嫌他面相丑陋,不愿选择。第一天战败后,封常清未有泄气,于第二天再度投书。高仙芝道歉说:“侍从已选定够了,何地用得着又来吗?”封常清发怒说:“笔者慕名您的高义,愿意侍奉您,所以没人介绍本人来了,您何以一定要谢绝啊?看面相录用人,会把子羽看错,您照旧思考一下吧。”高仙芝依然没接纳他,他就每一天到门口来等待,高仙芝无法,就把她援用到侍从中。 为作捷书 天宝初年,达奚各部叛乱,从黑山以北,直到碎叶城(亦称素叶城、索虏城,在今俄罗斯伏龙芝市北楚河南岸楚伊斯阔叶附近,一说在今俄罗丝托克Mark左近),李儇李昞诏令夫蒙灵詧前往平息叛乱。夫蒙灵詧派高仙芝指导七千名精锐骑兵从副城向西,直至绫岭下截击叛军。达奚部因行军劳苦,人和马都疲劳,由此少了一些儿被唐军全体俘获或杀死。 封常清在帐中私行写好喜报,捷书中详细地陈述井眼、泉水、驻军队和地方点、胜敌的情形和计策,条理明显。高仙芝想说的,封常清都一应俱全地替他说出来,高仙芝因而大为吃惊,便及时使用。回军后,夫蒙灵詧接待、慰藉他,高仙芝已解下奴袜带刀走访,判官刘眺、独孤峻等争着问:“以前送来的福音是何人写的?您帐下怎么有这般的相貌?”高仙芝回答说:“是本身的侍从封常清。”刘眺等人备受惊,对封常清施礼让座,并和她谈话,感到她是奇才。从今以后,封常清于是慢慢有名声。以制服达奚之功,授任叠州(治合川,今江西迭部)戍主,仍任判官。从今以后以军功累授镇将、果毅、折冲。 天宝八年,封常清随高仙芝克服了依附吐蕃的小勃律国(在今克什Mill西北边卡塔尔。十五月,高仙芝代表夫蒙灵詧出任安西四村长史。封常清因从战有功,高仙芝便奏他为庆王府录事参军,充节度判官,赐紫观赏鱼类类袋。不久,又加朝散大夫,专责四镇的仓库、屯田、甲仗、支度、营田等事宜。以往高仙芝每一趟出征,常令封常清为留后使。 节度留后 封常清有才学,办事果断,何况治军极严。封常清任留后使时,高仙芝奶母之子郑德诠已为郎将,乳娘也住在绣房,高仙芝对郑德诠更是视如兄弟,家皆委任于他,所以郑德诠在军中的威严相当的高。封常清每一趟办事回来,诸将都前去参拜,唯独郑德诠傲漫无礼,瞧不起封常清,有三次还是骑马从常清身旁走过。 封常清到了使院,派人把郑德诠召来,每经过生机勃勃道门,就让人把门关住,会合后,封常清起来对郑德诠说道:“常清起自细微,预中丞兵马使傔,中丞再不纳,郎将岂不博客园?今中丞过听,以常清为留后使,郎将何得无礼,对中使相凌!”并挑剔他道:“郎将须暂死以肃军容。”于是将郑德诠杖打三十,然后又将郑德诠脸朝下拖出。高仙芝的妻子和奶母闻讯后,在门别名啕大哭,想要救郑德诠,但已为时已晚了。她们又把状态告诉了高仙芝,高仙芝看后,吃惊地说:“已死矣!” 屡胜敌国 天宝十七年,封常清率军进攻大勃律国(今克什米尔巴勒提斯坦卡塔尔。进至菩萨劳城(今克什米尔中部风度翩翩带卡塔尔国时,唐先尾部队屡屡获胜,封常清欲挥军乘胜逐北,此时斥侯府果毅段秀实进谏,以为:“贼兵羸,饵小编也,请备左右,搜其山林。”封常清接收其提出,派兵寻觅,果然开采伏兵,唐军政大学捷其众。大勃律此战战败后,被迫投诚,封常清率军凯旋。 应战叛军 天宝十两年十1八月中九,安禄山以征伐杨国忠为名,在范阳起兵,向衡阳、长安进攻。李湛急派入京朝见的安西大将军封常清赶赴曲靖征兵对阵。是月十二十日,封常清兵败于汜水。十15日,安禄山占有东京(Tokyo卡塔尔信阳,封常清率残部退守陕郡,封常清告诉驻守陕郡的高仙芝说:“累日血战,贼锋不可当。且潼关无兵,若狂寇奔突,则京师危矣。宜弃此守,急保潼关。”高仙芝和封常清火速展开孟菲斯仓,把库中的缯布全体分赐给军官和士兵,其他的都放火点火了,率兵向潼关方面撤退。极快叛军追来,唐军惊慌,弃甲而逃,不成队形。高仙芝到潼关后,修整守备,又令索承光守卫善和戍。叛军达到潼关,见唐军已经有防备,不能够强攻于是撤退了,那是高仙芝的功劳。 兵败遗表 伊始封常清兵败后,曾三回派使入朝上表陈说叛军的地势,但玄宗都一传十十传百。封常清只可以亲自骑马入朝报告,行至内江,玄宗已下敕书剥夺了她的官府。封常清知道朝中山大学臣都觉着安禄山狂傲叛逆,用持续多长时间就能够退步。于是在临行前草写了遗表,告诫玄宗,表曰: “中使骆奉仙至,奉宣传口敕,恕臣万死之罪,收臣一朝之效,令臣却赴陕州,随高仙芝行营,负斧缧罪人,忽焉解缚,手下败将,更许增修。臣常清诚欢诚喜,顿首顿首。臣自城陷已来,前后三度遣使奉表,具述赤心,竟不蒙引对。臣之此来,非求苟活,实欲陈社稷之计,破虎狼之谋。冀拜首阙庭,吐心帝王,论逆胡之兵势,陈讨捍之别谋。酬万死之恩,以报平生之宠。岂料长安日远,谒见无由;函谷关遥,陈情不暇!臣读《春秋》,见狼瞫称未获死所,臣今获矣。 昨者与羯胡接战,自今月19日作战,至于十二十五日不断。臣所将之兵,皆已经乌合之徒,素未训习。率周南市人之众,当渔阳突骑之师,尚犹杀敌塞路,血流满野。臣欲挺身刃下,死节军前,恐长逆胡之威,以挫王师之势。是以驰御就日,将命归天。大器晚成期君主斩臣于城市之下,以诫诸将;二期圣上问臣以逆贼之势,将诫诸军;三期天子知臣非惜死之徒,许臣竭露。臣今将死抗表,国君或以臣失律之后,诳妄为辞;圣上或以臣欲尽所忠,肝胆见察。臣死之后,望君王不轻此贼,无忘臣言,则冀社稷复安,逆胡败覆,臣之所愿毕矣。仰天饮鸩,向日封印,即为尸谏之臣,死作圣朝之鬼。若使殁而有知,必结草军前。回风阵上,引王师之旗鼓,平寇贼之戈鋋。生死酬恩,不任多谢,臣常清无任永辞圣代悲恋之至。” 死后遗恨 玄宗听新闻说封常清兵败,便削其官爵,让她以白衣在高仙芝军中遵从,高仙芝命封常清巡监左右厢诸军,以助本人。高仙芝率军东征时,监军边令诚曾向高仙芝提议数事,高仙芝不从,使边令诚愤时嫉俗。高仙芝退守潼关后,边令诚入朝奏事,向玄宗反映了高仙芝、封常清败退之事,并说:“常清以贼摇众,而仙芝弃陕地数百里,又盗减军官粮赐。”玄宗听信边令诚的一面之说后,大怒不已,于十八二日(即公元756年八月一日卡塔尔(قطر‎派遣边令诚赴军中斩高仙芝与封常清。边令诚到了潼关,先把封常清叫来,向她扬言了敕书。封常清说:“常清所以不死者,不忍污国家旌麾,受戮贼手,讨逆无效,死乃甘心。”然后便把自身草写的遗表交给边令诚呈送玄宗。封常清死后,尸体陈放在一张粗席子上边。高仙芝回到官署后,边令诚带着100名陌刀手,对高仙芝说:“大夫亦有恩命。”高仙芝听后即时下厅,边令诚遂宣示敕书。高仙芝说:“笔者退,罪也,死不辞;然以自己为减截兵粮及赐物等,则诬小编也。”对边令诚说:“上是天,下是地,兵士皆在,足下岂不腾讯网!”这时候被招募客车兵皆排列在外,对高仙芝特别相信。高仙芝大声说:“作者于京中召儿郎辈,虽得一点点物,装束亦未能足,方与君辈破贼,然后取高官重赏。不谓贼势凭陵,引军至此,亦欲遵从潼关故也。笔者若实有此,君辈即言实;小编若实无之,君辈当言枉。”士兵皆呼:“枉。”声音震天。但边令诚不听。高仙芝又看了看死去的封常清,叹息道:“封二,子从微至著,作者则引喇叭拔子为自个儿判官,俄又代我为太傅,明天又与子同死于此,岂命也夫!”言毕赴死。 光皇帝的那后生可畏八花九裂处置不仅仅自虐GreatWall,还引起了军心的动摇,也使唐廷丧失了两员具备应战经历的宿将,对平虞升卿史之乱形成了惨恻的不利影响。事实申明,封常清理并免职保潼关的计谋性是相当对的,若是那风华正茂安排得以实践,战役绝不会空费时日。但也只不过是唐廷犯的第二个战术性错误而已,后来的哥舒翰、李泌、郭子仪、何超弼等少将都建议过主要的战术安排,但都被唐廷前后相继否认了,那皆以唐廷的贪墨无能形成的。封常清高仙芝死后何人镇守潼关 根据史书记载,高仙芝死后,朝廷派了哥舒翰来镇守潼关。哥舒翰是汉代的名帅,可是她却是突厥人。很诡异的是,李暠时代的爱将大概都以少数民族的爱将,据他们说,那是首相叶昭君甫为了加强本身的义务而不被客人所夺取的阴谋。 那时的哥舒翰肢体已经比较不好了,在据守潼关八个月之久后,唐睿宗李玙听信传言,免强哥舒翰与安禄山军决战,潼关最终被砍下。封常清后代 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记载封常清的遗族。边令诚为何栽赃封常清高仙芝 安史之乱时,高仙芝、封常清派军队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中驻守,在潼关抵挡安史军入关中,李隆基任命边令诚为监门将军至陕州监军,开汉朝宦官监军之先,边令诚求高仙芝再三索取贿赂而不成,进谗言于李纯:“常清以贼摇众,而仙芝弃陕地数百里,又盗减军官粮赐。”前后相继赐死封常清、高仙芝,高仙芝死前说:“我遇敌而退,死则宜矣。今上戴天,下履地,谓笔者盗减粮赐则诬也。”士卒皆呼冤枉。高仙芝与封常清同不经常候被赐死,哥舒翰后继守潼关。安禄山进陷长安,崔光远、边令诚等人开门纳贼,后又逃出长安,为肃宗所不容,斩首示众。正史评价 欧文忠《新唐书》:“常清乃驱市总人口万以婴贼锋,首次大战不胜,即夺爵土。欲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见天皇论成败事,使者三辈上书,皆不报,回斩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