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人物

 风云人物     |      2019-12-14

范廷召出生姑臧枣强,是五代至孙吴时期人物,唐代初年爱将。他年少时阿爹被杀,18岁手刃敌人而有名,跟随着周世宗战高平、征呼伦贝尔;又涉足宋灭北汉之战、雍熙北伐、徐河之战、追破辽军,屡从诛讨,连战契丹,官至殿前都指挥使、河西通判、检校太守等职。公元1001年,范廷召一命归西,追赠太守,时年七十三周岁。人选生平 手刃父仇 范廷召的父亲范铎,被乡中品行恶劣的年青无赖杀害。范廷召十八虚岁时,手刃杀父仇敌,剖抽出他的心,放在阿爸的墓前祭拜。范廷召弱冠时,身体高度七尺多,膂力过人。年轻时沦为盗贼,因勇猛强健而著名。 大军起家 大顺广顺(951年—953年)初年,范廷召应募任北面招收指挥使。 显德元年,周世宗柴荣即位,范廷召入宫补任卫士。同年,范廷召加入高平之战,应战有力且飞速,于战后当作殿前指挥使。显德八年,范廷召随柴荣出征南唐,在三奥雪山与南唐军应战,激战间,流矢射中范廷召的左脚。 梁国初年,范廷召随从征讨李筠、李重进,转任本班都知。又随从出征福冈,再转任散都头、都虞候,兼领费州士大夫。 太平强国(976年—984年)年间,范廷召以日骑军都指挥使职随从赵匡义赵匡义并吞也Mensa那、征讨范阳。魏王赵匡美曾经派亲信阎怀忠、赵琼犒劳禁军上将,范廷召插足其间,其后赵匡美因准备篡位而被外贬,范廷召也受牵连外出任唐州马步军都指挥使。 屡抗契丹 雍熙八年,太宗正筹算北伐,召范廷召入朝任马步军都军头,兼领平州令尹、益州道前军先锋都指挥使,附属曹彬一路。与辽在固安城南作战,击破辽兵八千人,砍头后生可畏千多级,据有固安、新城二县,乘胜攻下涿州。范廷召在战争时被流矢射中,血渍沾染穿结甲叶之绳,但他表情自若,督战越发迫切,太宗下诏褒奖他。回军后,范廷召调任日骑右厢都指挥使,兼领本州围练使,又转任日骑右厢都指挥使,移领高州围练使。 端拱元年,范廷召担负齐州防御使。几个月后,获授捧日四厢都指挥使,兼领澄州防备使。 端拱二年,范廷召转任殿前都虞候,兼领广陵观看使、镇州副都陈设。同年,辽军宿将耶律休哥率军南下,欲截取由定州都配备李继隆护送的数千辆粮车。但宋军早有防范,猛将尹继伦率步骑千余名巡护交通,开采辽军行踪后,即追踪而追,至徐河,与李继隆等内外夹击,小胜辽军。尹继伦又与范廷召率军追逾徐河十余里,砍头数千级,俘获甚众。 淳化二年,范廷召任平虏桥砦都安顿,前后相继担任并代、环庆两路副陈设。 西征回镇 至道二年,太宗令李继隆、丁罕、范廷召、王超、张守恩五路出击李继迁,直趋平夏。当中范廷召为环庆灵都陈设,支持李继隆。范廷召出延州路后,与王超一起在乌、白池克制李继迁军,砍头八千级,生擒两千四个人,俘获米募军主、吃啰指挥使等七十八个人、马二千匹、兵戈及铠甲数万。此战中,诸将延误规定的期限,独有范廷召与王超历经大小数次交锋,多次克制,获得太宗表彰。不久后,范廷召任并、代两路都布署。 至道四年,范廷召转任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并领河西太尉,任定州行营都计划。 瀛莫交锋 咸平二年,辽圣宗率军亲自南征,宋徽宗也亲往河朔,派马步军都虞候傅潜统兵四万迎敌。傅潜怯战固守,使得辽兵长驱直下。这个时候范廷召与都监秦翰、宿将桑赞等人频频督促傅潜发兵,傅潜都未固守。范廷召大怒,因此谩骂傅潜说:“你特性胆小,竟不如一个妇人。”傅潜无法回答。后因范廷召督促不已,傅潜才分出骑兵七千人、步兵八千人付出范廷召,命她在高阳关迎击辽军,并答应要派兵接济,但最终依然栖息不出。 范廷召出兵后,向高阳关都布置康保裔去信求援,约定第二天合击辽军。那个时候,辽梁王耶律隆庆至瀛州,范廷召于柏林(Berlin卡塔尔(قطر‎分兵御敌,结成方阵来出师,被辽御前侍卫萧柳冲乱阵型。那时候,康保裔率军来援,在瀛州西北的裴村与辽军激战,但范廷召已于约定日期的前风姿洒脱夜遁走,招致康保裔孤军被围,力战而亡。其后,范廷召与蔚昭敏、秦翰等引兵追击辽军,于莫州城东四十里处打碎辽军,喜讯中称此役杀头风华正茂万多级,夺回被掳去的老少数千人,获得众多舟车、兵仗。战后,范廷召因功加官检校提辖,扩张租赋食邑,又改任殿前都指挥使。 病重一命归阴 咸平三年孟陬,范廷召病重。同月首八,真宗亲广陵抚。不久后,范廷召一命呜呼,享年74周岁,获赠太尉。范廷召的遗族 范廷召有多少个外甥,分别是: 范守均,官至散员都虞候、演州太尉; 范保持诚信,官至内殿承制、阁门祗候; 范守宣,官至内殿崇班; 范守庆,后改名珪,官至西京磨棚副使、永州江苏吉林荆湖制置发运副使。范廷召的有趣的事 范廷召擅长骑射,一次出猎时,有一堆鸟飞过,范廷召发箭射击,叁回射穿八只鸟,阅览者都感觉奇异。 范廷召反感飞禽,他无处的地点一定会将飞禽弹射殆尽;他尤其讨厌驴鸣,听到驴叫一定将其击杀。人物评价 李焘:廷召善骑射,在军中逾八十年,由显德以来,凡亲征,未尝不从也。 脱脱:真宗澶渊之役,高琼之功亦盛矣。范廷召年十九,能手刃父仇;琼将磔于市,幸以逃免;葛霸善击刺马射,给事藩邸:皆非素习韬略者也。及其出身戎行,迭居节镇,而卓有可观,由所遇之得其时也。或谓琼颇自用,谋议比不上参佐,而洞晓军事和政治;霸虽失于巽懦,而能谨直谦善;廷召性虽癖,在军中八十年,累从征讨,所至有功:皆不害其为骁果也。 谢肇淛:范廷召所至,鸟雀皆绝,射之酷者也。 柯维骐:高琼、范廷召并少年无赖,意命异日脱蟠乘运,功显而身荣。 蔡东藩:李继迁黄金时代狡虏耳。待狡虏之法,只宜用威,不应用恩……为宋廷计,应简择良将,假以谋福,俾得联络蕃酋,一鼓擒渠,此为最上之良策。乃不加诛讨,专务羁縻,彼势稍蹙则托词归阵,力转强即搭飞机叛去,至若至道二年之五路出师,李继隆等不战即还,王超、范廷召,虽战退继迁,亦即回镇,彼殆视庙谟之无成算,姑为是贻误推诿,聊置之不理乎?然威日堕而寇且日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