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籍名著

 典籍名著     |      2020-04-05

方伯谦(1854.1.14-1894.9.24卡塔尔(قطر‎,字益堂,祖籍广东侯官,生于闽县(今罗兹市State of Qatar。五周岁入私塾读书,同治帝五年(1867年卡塔尔国,考入西藏船政学堂第一期,入后学堂读书开车,十年(1871年卡塔尔(قطر‎结业后,与刘步蟾等同上建威练船实习,巡历南洋新嘉坡、槟榔屿,及克利特海湾、辽东半岛各口岸。市斤年(1874年卡塔尔国,获五品功牌,充伏波舰正教习。东瀛侵台事件发生后,奉调入台,教练行营精兵。旋调任长胜舰大副。光绪帝元年(1875年卡塔尔国,调入扬武舰,以千总留闽尽先补用。旋在黑龙江剿抚案内经沈葆桢奏保,擢守备,留闽尽先补用。

光绪二年(1876年卡塔尔(قطر‎冬,船政选派第一堆留学生赴亚洲观测,方伯谦入选。七年(1877年卡塔尔启程赴英,留学英国Green威治海校,习开车理法。三年(1878年卡塔尔(قطر‎毕业,派上军舰实习,首先登场英帝国东印度舰队旗舰恩延甫号(H.M.S.EmryafusState of Qatar,后应方伯谦本人必要,改登士班德号(H.M.S.SpartanState of Qatar,留学子洋监督斯恭塞格称其为陆军中聪明谙练之员。

爱新觉罗·清德宗四年(1880卡塔尔(قطر‎年留学期满回国。当做船政后学堂正教习,旋调演习舰教习,擢都司,仍留闽省不久补用,并加参将衔。

五年(1881年卡塔尔国,调入北洋,委带镇北炮舰。翌年,前后相继调任镇西炮舰、威远练船管带。十年(1884年卡塔尔国,中国和法国战斗产生,方伯谦受命率威远留守旅顺,方伯谦请于险要处建筑炮台,并亲身监造。炮台建产生,即名之为威远炮台。威远炮台虽异常的小,但费用低廉,花费仅数千两,那时备受美评。时值朝鲜时有发生甲午政变,丁次章率舰队赴朝,方伯谦指挥威远随行,驻朝鲜马山浦。十五年(1885年卡塔尔三月三十一日,调任新购巡洋舰济远号管带,旋因援护朝鲜功勋,经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中堂奏保,升补游击,并赏戴花翎。

十七年(1888年卡塔尔(قطر‎,因功免补游击,以参将尽先补用。同有的时候候,与林泰曾联合赴圣萨尔瓦多,会同周馥、罗丰禄等议订《北洋海军章程》。翌年终,李鸿章奏保方伯谦升署北洋陆军中军左营副将,仍充济远管带。十四年(1891年卡塔尔五月,李鸿章第贰次到威海检阅海军事竣,奏准以方伯谦办陆军坚决守住,赏给捷勇巴图鲁勇名。十二年(1892年卡塔尔国初,署缺四年期满,实授北洋海军中军左营副将。

光绪七十年(1894年卡塔尔7月,朝鲜发生东学党起义,朝鲜政党呈请清政坛派兵接济镇压,是月下旬,丁禹亭派济远、超勇二舰护送叶志超、聂士成军赴牙山,以济远方伯谦为队长。那个时候,朝鲜牙山、大田等处,东瀛舰只及运兵船往来不绝,其所运之兵马、枪炮、弹药、水雷、旱雷、电线、浮桥等类别。扶桑内阁之欲挑起衅端,众目昭彰,方伯谦见状,遂上书李鸿章,提议五条建议,个中与海战有关者二事:一、谓海军舰船,合则力厚,分则势单,未成仇前,宜速召聚一处,遇有变局以便调遣,若以数船分驻木浦、牙山,港道分化,三面倭兵可到,若倭以浮雷顺流而下,必遭暗算。且自己聚各船于潮州、旅顺,有事则全队出北洋巡弋,若遇倭船,便于邀击。至收泊的地方,依于炮台,以固北洋门户,边疆自不至为所扰,主见将北洋水势合零为整,以集散地为依托。二、谓当速筹添战舰,倭之敢轻小编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者,以作者海军军舰无多,且皆旧式,比不上其最新Los Angeles Clippers、快炮之利。倘作者添行速率之船多艘,并各船上多添快炮,则彼自闻而影响。书方上,东瀛就引起了大战。

首先,丁次章根据李鸿章的授命,又派济远、广乙等舰护送运兵船至牙山,以支援叶志超、聂士成军,以方伯谦为队长。3月二十七日晚,方伯谦获知东瀛舰队将于第二十日开到,遂令不堪应战的威远先行返航。7月17日天亮,济远、广乙完毕保护航行职务,从牙山起碇返航。深夜7时,行至丰岛西濒海面,开掘扶桑舰船吉野、秋津洲、浪速。7时15分,方伯谦下令全舰军官和士兵步入战役岗位,计划迎敌。7时45分,日舰吉野猛然向中国舰艇开炮,挑起了丰岛海战。在实力极为悬殊的状态下,济远、广乙二舰沉着应战,多次击中日舰。激战中,广乙船舵被摧毁,伤亡惨重,力不能够支,首先撤出。随后方伯谦见敌作者力量悬殊,下令转舵向北南方向驶避。日舰吉野从后追来,方伯谦下令挂白旗,后又令加挂亚丁湾军旗。不久,运兵船高升和平运动输舰操江误入战场,与济远迎面驶过。日舰浪速转舵拦截高升,秋津洲回航追逐操江,吉野继续尾追济远,靠拢至2500米处发炮猛击。济远水手王国成、李仕茂等使用150mm尾炮,向吉野连发4炮,命中3炮,吉野即刻火起,船首低俯,不敢前行,于清晨12时43分转舵撤退,济远得以离开沙场。这一次海战,中国舰只广乙搁浅自焚;运兵船高升被击沉,船上千余人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官兵殉难;运输舰操江被日舰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