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籍名著

 典籍名著     |      2019-12-16

耿恭出生扶风疑冢,年少时就改成了孤儿,是明清时代的出新秀领、官员。他颇负少将的预谋之才,曾经担负司马、戊己经略使、骑枢密使、长水太师等职;曾子舆预攻打车师的战争、将车师放入明清海疆,又五次反逼北匈奴领兵撤退,收服未有妥胁的羌人部落,功勋卓著。之后,耿恭被投诉入狱,最后衰老病逝家中。人物终生 充任上大夫 耿恭的阿爸耿广很早便已一命呜呼,耿恭年少时就改为了孤儿。耿恭为人慷慨多宗旨,有中将的手艺。 永平十八年十3月,骑都督刘张出兵攻打车师,请耿恭担负司马,和奉车里胥窦固以至耿恭二弟驸马侍中耿秉战胜并使车师投降。古时候朝廷起初在西域设置西域都护、戊己上大夫,于是任命耿恭为戊己少保。屯兵后王部金蒲城,任命谒者关宠也为戊己教头,屯守前王柳中城,每种驻屯地各设几百人。耿恭抵达任所,送文书到乌孙国,展现东晋宫廷的威风恩典,乌孙帝王以下的人都极度欢悦,派使者向后明朝廷进贡名马,并献上孝唐中宗时赐给公主的赌具,希望派乌孙王子入朝侍奉。耿恭于是派使者赠送金子、织物,招待乌孙王子入朝侍奉。 负隅顽抗匈奴 永平十五年六月,北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指引七万骑兵攻打车师。耿恭派司马领兵三百人前去施救车师,途中碰到北匈奴大军,因强弱悬殊,全军覆没。于是北匈奴制伏并杀死车师后王安得,进而攻打金蒲城。由于城中兵少,形势危险,耿恭便亲自登城与北匈奴人作战。耿恭把毒药涂在箭上,传话给北匈奴人说:“那是西夏神箭,中箭者必出怪事。”于是用硬弓射箭。中箭的北匈奴人,看见创痕处血水沸涌,大为惊悸。这时适逢其会现身狂龙卷风雨,耿恭军乘雨攻打北匈奴,杀伤众多北匈奴人。北匈奴人极度震恐,相互说道:“汉军有神力,真骇然啊!”于是解除困境撤退。 永平十五年三月(《资治通鉴》作八月),耿恭因疏勒城边有溪流能够信守,便率军吞噬该城。五月,北匈奴再次前来进攻耿恭,耿恭招募先锋几千人直接奔着北匈奴,北匈奴骑兵逃散,在城下堵绝溪流。耿恭在城中掘井十一丈,仍不出水。军官和士兵焦渴困乏,以致挤榨马粪汁来饮用。耿恭亲自辅导战士挖井运土,不久,泉水现身,公众齐呼万岁。耿恭便命军官和士兵在城上泼水给北匈奴人看。北匈奴人以为意外,以为有神仙在赞助汉军,于是领兵撤退。 遭围归国 永平十一年五月,西域的焉耆和龟兹两个国家攻打西域都护陈睦,陈睦全军覆没。北匈奴的部队则在柳中城包围关宠。 永平十两年十五月,孝殇帝一病不起,朝廷就是大丧之机,未有派出救兵。于是车师再一次反叛,和北匈奴生龙活虎道进攻耿恭。耿恭鼓舞士兵举办抗击。车师后王妻子的古代人是汉人,日常暗中把敌情告诉耿恭,又须要他供食用的谷物军饷。多少个月后,汉军供食用的谷物资消耗尽,便用水煮铠甲弓弩,吃上边的兽筋皮革。耿恭和兵员以诚相待,生死之交,所以人们全无二心,但死者日渐加多,只剩下了数十一人。北匈奴单于领悟耿恭已身陷绝境,定要让她投降,便派使者去招降耿恭说:“你只要投降,单于就封你做白屋王,给你女子为妻。”耿恭引诱使者登城,亲手将他杀死,在城头用火炙烤北匈奴使者尸体。北匈奴单于大为愤怒,又增加援助援兵围困耿恭,但仍不可能拿下城郭。那个时候,关宠上书朝廷诉求救援,汉和帝选用司徒鲍昱的建议,派征西老马耿秉屯守兴安盟,派双鸭山士大夫秦彭、谒者王蒙(wáng méng 卡塔尔、皇甫援征发长治、黑河、敦煌三郡以致鄯善部队,共五千四人,前往抢救。 建初元年五月,秦彭等人率军在柳中会集,进击车师,攻打交河城,斩杀八千三百人,俘虏八千余人。北匈奴惊愕而逃,车师再一次投降明代。 那个时候,关宠已经死去,王蒙(wáng méng 卡塔尔(英语:State of Qatar)等人筹划引兵东归。耿恭的一个人军吏范羌那时候正值王蒙先生军中,他坚称讲求去抢救耿恭。将领们不敢前往,便分出八千救兵交给范羌。范羌经由山北之路去接耿恭,途中曾遇到一丈多少深度的盐类。援军有气无力,仅能压迫达到。耿恭等人晚间在城中听到兵马之声,认为北匈奴来了援军,大为震撼。范羌从远处喊道:“小编是范羌。朝廷派部队接待提辖了!”城中的人齐呼万岁。于是展开城门,民众互相拥抱,心如刀割。次日,他们便同救兵朝气蓬勃道再次回到。北匈奴派兵追击,汉军边战边走。军官和士兵饥饿已久,从疏勒城起程时,还恐怕有二十七位,沿途不断驾鹤归西,到十10月到达玉门时,只剩余了18人。那13人破烂不堪,鞋履揭发,面如菜色,骨瘦如柴。中郎将郑众为耿恭及其属下布署洗澡,改造衣帽。并上书朝廷说:“耿恭以微弱的兵力信守孤城,抵抗匈奴数万武装,齐人有好猎者,耗尽了整套心力,凿山打井,煮食弓弩,前后相继杀伤敌人数以千计,忠诚勇敢俱全,没有使明清蒙羞。应当赐给她光荣的爸妈官,以鼓劲将帅。”耿恭到达桂林后,鲍昱上奏称耿恭的节操超过苏武,应当封爵受赏。于是任命耿恭为骑都尉,任命耿恭的司马石修为洛阳市丞,张封为雍营司马,军吏范羌为共县丞,剩下十一位都付与羽林之职。耿恭阿妈在此以前就已甩手人寰,等耿恭回来,补行丧礼,孝质帝下诏派五宫中郎将馈赠牛和酒消释丧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获罪免官 建初二年,耿恭升任长水大将军。同年八月,金城和粤北的羌人反叛。耿恭上书争论对付羌人的政策,孝冲皇帝召耿恭进宫询问详细情况。刘炳于是派代理车骑将军马防和耿恭带领北军的越骑、屯骑、步兵、长水、射声等五校兵以致各郡的弓弩射手,共四万人,征伐羌人。耿恭屯守枹罕,反复和羌人应战。 建初三年素秋(《资治通鉴》作元春),马防进攻羌人烧当部落带头人布桥,布桥惜败,引导部众大器晚成万余名投降。刘宏下诏,命令马防回朝。耿恭留下来攻打处处未有妥协的羌人部落,斩杀、俘虏生机勃勃千多个人。于是,羌人勒姐部落、烧何部落等12个群体共数万羌人,全体向耿恭投降。耿恭曾因上书奏事冒犯过马防,监军谒者便秉承马防的意思,起诉耿恭不留意军事,接纳谕旨时心怀不满。耿恭由此获罪而被召回朝廷,逮捕入狱,并罢免其官职遣送原籍,耿恭最后老死家中。耿恭后人 外甥耿溥,官至京兆虎牙大将军。 外甥耿宏,耿溥之子 外孙子耿晔,耿溥之子,官至度辽将军。耿恭十八英豪归玉门 “......吏士素饥困,发疏勒时髦有贰二十位,随路死没,7月至玉门,唯余十八个人。衣屦穿决,柴毁骨立。中郎将郑重为恭以下洗沐易衣冠。” 公元74年,朝廷重新初始化西域都护,并任命耿恭和关宠为戊已太傅。第二年,北匈奴进攻车师国并杀死车师后王,之后转攻耿恭所在的驻地,耿恭与指战员被困城中。但是这时刘缵驾崩,救兵还没到来,车师国又戴绿帽子东晋,与北匈奴合攻耿恭,可谓山穷水尽。 耿恭与将士们金尽裘敝,却一向不肯投降匈奴,坚守城墙。直至汉殇帝继位,出兵攻打北匈奴,耿恭与将士才足以解除困境。当援兵赶到之时,城中只剩余二十八位了,等他们随汉军回到玉门关时只剩下拾三人,且每一种人都支离破碎、面容干涸,玉门关守将们看后感动流泪,为他们沉浸更衣。 当时的唐宋,孝穆皇逝世,汉威宗刚刚继位,朝中将要不要派救兵援救耿恭张开了霸气研商。最后,司徒鲍昱的一席话:“今招人于祸殃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东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皇帝将为啥使将?”如泣如诉,令反对派羞耻不已。于是汉顺帝下令7000人驰援耿恭,此番救援也被称作南陈版“拯救大兵Ryan”。正史评价 郑众:“恭之节义,古今未有。” 鲍昱:“恭节过苏武” 范晔《宋朝书》:①“慷慨多只怕,有将帅才。”;②“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 杜牧:“周有姜太公,秦有武成侯,两汉有神帅韩信、赵充国、耿恭、虞升卿、段颎,魏有司马仲达,吴有周郎,蜀有诸葛卧龙,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托塔天王、李勣、裴行俭、马越振。如此人者,当明日黄花,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深远,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 《十六史百将传》:“孙子曰:‘兵以诈立。’恭以毒药傅矢,而谓汉家箭神。又曰:‘出人意外。’恭扬水以示虏而围解是也。” 黄道周《广宿将传》:“恭为司马,破降车师。初置大将军,以恭为之。示汉威德,降及昆弥。匈奴争国,攻城甚危。毒箭射中,认为巧妙。既解复至,据水绝资。笮粪解渴,一了百了莫辞。耿恭拜天,清泉忽滋。扬水示敌,敌方解除窘困。招降不降,杀使陈尸。怒而围城,食尽煮皮。范姜力救,方得迎归。归受一命,忤人复追。忠烈苦节,真不可为。”